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小麦粮食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副刊·粮事】邓庆海笑了

2021/3/2 10:46:37粮油市场报收藏

刚进入冬月,广袤的东北大地便银装素裹满目玲珑,寒冷裹挟着西北风,让狐狸屯忙碌一年的庄稼人早早地融入了猫冬的行列。晌午,阳光泼洒在雪地里,狐狸屯愈发显得恬淡静谧。一个老人的身影打破了这里的沉寂,只见他左手拿着操作盘,静默地注视着苍穹,一阵寒风拂过,他右手提着的飞机模型顺着风向轻轻地向前一送,飞机模型腾空而起,自由地翱翔在蓝天。

老人望着天空笑了,脸颊像花儿般灿烂。

老人名叫邓庆海。他是屯里土生土长的农把式,用现在的语境可算是屯里的蓝领,雕刻、做木工活、养蜂、改装农家车、自制无人机,可谓无事不通。26岁那年,在屯里庄稼人啧啧的赞美声中,他与同屯的发小结为伉俪,过起了晨耕暮归赶鸡上架撵猪入圈的农家生活。可天有不测风云,邓庆海小两口苦苦经营的美好,在妻儿离世的重击下,一去不复返。邓庆海的心彻底碎了。从那时起,每日务工回来他便蜷缩进茅草房,开启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的封闭生活,这种生活方式居然持续了整整30多年。而这一切的改变,还要从2017年吉林市发改委驻村工作队驻村说起。

2017年,吉林市发改委派机关干部朱莹辉到船营区搜登站镇柏树村任驻村第一书记。一天,朱莹辉例行走访贫困户,走到屯南面居住的邓庆海家时,他不禁蹙紧了眉头———低矮的泥草房墙皮皲裂破碎。他敲了敲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一张脸从门缝中闪出———脸不大,绷得却很紧,像块荒草丛生的盐碱地。“你找谁?”他警惕的眼神着实让朱莹辉吃了一惊。“我是驻村工作队的,今天……”“什么队不队的,你快走吧,我啥也不需要……”“咣当”一声,门关闭了,朱莹辉顿时愣在了门口。

那一夜,朱莹辉失眠了。自此,他每次走访贫困户后,都时常到屯南头关注关注“怪老头”。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些天他终于摸清了“怪老头”的活动规律。那是一个疏朗的清晨,朱莹辉披着晨曦踏着晨露,匆匆来到邓庆海的茅草房门前,俯下身帮助老人拾起玉米秸。邓庆海见到生人猛地站起,匆匆向茅草房走去,朱莹辉紧随其后总算没被关在门外。“他的眼神总是回避我。和他提及泥草房改造的事,他说自己土都快埋脖子了,还盖什么房!”朱莹辉说。第三次见面时,邓庆海态度有所转变,他问,“泥草房改造,需要我花钱吗?”朱莹辉借机把国家政策一股脑地说了出来。谁知,当邓庆海终于转变观念想建新房时,最后一批泥草房改造指标已经分配完毕。朱莹辉马不停蹄,整天周转于搜登站镇、船营区政府、吉林市住建局等部门,在各级部门特事特办的原则指导下,邓庆海泥草房改造补贴终于落了地。

2018年10月喜迁新居的那一天,邓庆海泪眼婆娑:“还是共产党好啊!”说着,他从偏房里把两块亲手雕刻的红色木质对联“吃水不忘打井人,住房不忘共产党”的牌匾挂在了门旁,门楣挂上了横批“感谢政府”。有了精气神的邓庆海不再沉默,脸上总是挂着笑,他逢人就说:“是党给了我遮风挡雨的新房子,我要用自己的手艺养活自己,帮助他人,报答党的恩情!”在市发改委驻村工作队的大力协助下,他在新房门前平整出200平方米养蜂院落,重新拾起了养蜂的手艺,2018年养蜂收入达到10000余元。

如今的狐狸屯已经旧貌换新颜,村民的心气顺了,腰包鼓了,笑声多了。当夕阳敛起最后一抹余晖,夜色悄悄漫过村庄的沟沟坎坎,吉林市发改委驻村工作队亦如一座指路的灯塔,矗立在昔日的狐狸屯熠熠生辉。(作者:曲雁羽


责任编辑:未经好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