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小麦粮食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四月衢州橘花香

2020/4/24 18:04:16粮油市场报网收藏

钻进橘林,香气简直肆无忌惮,一点没有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含蓄。橘农往往连枝剪下一担,挑到城里馈赠给亲朋好友。红果绿叶两相映衬,城里人兴高采烈挂到书斋客厅甚至床头蚊帐上,美滋滋享受山野秋色。


暮春时节,花事渐渐阑珊的时候,浙西南衢州的橘子花就开了。漫山遍野,缘着蜿蜒曲折的衢江,奔放强烈的香气一直会飘进古城三十六条街、七十二条巷内,成为衢州独特的市井芳菲。



橘子花个儿小,仅婴儿小手指最细那节光景,白色,一般五瓣。第一次去橘园,正值花季,距离还很远,就闻到了一股有点狂野的气味。等钻进橘林,香气简直肆无忌惮,一点没有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含蓄。后来打交道多了,才知道橘子树全身都有香气。枝干香,叶片香,果实香,所以这用来招蜂引蝶传授花粉的花朵怎能不香上加香呢?即便这样色香俱佳,由于缺少花粉传递,没有形成生长激素,花谢后一两星期内,还是会有大量的花朵和果梗一起脱落,最终修不成“正果”。


古往今来,直接描写橘子花的诗文很少很少,但“花自飘零水自流”,这一点不影响橘子花完成自身的使命。开花就为结果,橘农是很谙熟此中道理的。所以早春二月,他们就会按树冠的投影,在地里开挖一条大半尺深的环形小沟,再把猪粪等有机肥料倒进去,为橘树施足一年的基肥。橘子花花期不长,有时候一夜雨疏风骤,第二天橘园就满地花瓣,晶莹一片,白得让人心颤。当然无需心痛,繁花满枝,千朵万朵,如果每朵花都要结果,每个果都要发育成熟,果树还吃得消吗?橘树春天要“落花”,到夏天还有一次“落果”呢。保持适度的坐果数量,才是可持续发展的王道,才会有秋冬的收获。



衢州境内丘陵众多,大片大片种植着橘树的山地,起伏成各种各样的绿色胴体,曲线妩媚而流畅。作为钱塘江的支流,衢江一路南来,在城西贴城流过,到城北再陡地一转,就往东往北去了。衢州境内的一段,江水冲刷出许多冲积扇,土质肥沃,气候温和,小气候十分适宜柑橘的生长。“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云:“瀫水(今衢江)又东……夹岸缘溪,悉生支竹及芳枳”。历史悠久,衢州人种橘经验丰富。过去实生种植,播下种子,经七八年培育,才会结果,如实生椪柑,树干粗壮,树冠茂盛,果实硕大,产果期长。后改嫁接培育,将苏北的枳种引播过来,稍长后打顶,仅留三五公分主干,再把壮年期橘树的嫩枝叶剪下来,嫁接到枳树上。枳根耐寒,南迁来衢生长更快。到第二年,就长成了“一干三叉九分枝”的理想幼苗,移植后,两三年就能生产结果。产出快,产量高,如温州蜜柑,包括现在的椪柑。


橘树生命力旺盛,春天发春梢,夏天长夏梢,秋天生秋梢。一般来说,只有春梢来年才会成为结果母枝。但橘树也“娇嫩”,需要精心侍弄。曾经亲眼目睹橘农调理橘树的场景,那种专注与细心,完全抵得上父爱如山的亲情。上世纪80年代初期,农科专家动员橘农更新橘树,升级品种,但一些果农就是不依不饶。在橘乡航埠的一个小村,村民们守着祖上留下来的一大片浓荫蔽日、树冠比自家房子还高的橘园,说什么也不肯把“衢橘”替换成椪柑或者温州蜜柑。衢橘仅婴儿拳头大小,朱红颜色,鲜艳得如同炭火,衢州人昵称为“小橘”。收获季节,橘农走亲访友,往往连枝剪下一担,挑到城里馈赠给亲朋好友。红果绿叶两相映衬,城里人兴高采烈挂到书斋客厅甚至床头蚊帐上,美滋滋享受山野秋色。


采摘后的橘树,卸掉果实,并不一身轻松。大的衢橘树,能采摘1000多斤,数以千计的采摘疮疤,合起来有蓝花碗口那样的面积,橘树也要“坐月子”。橘农施肥,喷洒尿素溶液,刷白树干,帮助“产妇”调养将息,这样,翌年才能继续开花结果。



想到了楚门文旦的传说。文旦即柚子,衢州人称作“香泡”或“泡”。传说浙江玉环县楚门镇一户人家的柚子特别香甜,四乡八邻纷纷引种。因为这户人家姓文,又有一位女儿从事演戏,专饰旦角,后来人们就把楚门出产的柚子叫作了“文旦”。盛产在衢州常山的胡柚呢?我请教衢州的一位园艺前辈。哈哈,答案如出一辙:胡柚呀,就是常山县一位容貌姣好的妇女家的香泡树嫁接培育出来的呀!壳细,囊薄,肉嫩,汁多,易储藏。胡柚是缩小版的柚子。


衢州柑橘种植品种繁多。过去衢橘老大,广橙次之,其他早橘、慢橘、金橘等难分伯仲,现在则由椪柑独领风骚,一定程度上甚至成了衢州的金字招牌。衢州的文化宣介口号是“南孔圣地·衢州有礼”,可惜“LOGO”中,没有橘文化元素。不过不要紧,实际上,橘文化早已浸润在每个衢州人的基因里面。判定一个人是不是衢州土著,只要看他剥吃橘子的动作,就能知道大概。衢州人剥吃橘子,总会用大拇指嵌入橘子肚脐,四瓣分开,捏着橘皮边缘吃掉果肉后,橘壳依然完整,晒干后卖到收购站里用作药材,能得数毛零散银子。至于用香泡皮做菜,衢橘壳焐羊肉等等,那应该都是衢州家庭主妇的拿手好戏。有人嫌椪柑偏酸,其实放到来年三四月份,岂一个“甜”字了得!甜味之外,剥开的一霎那,椪柑特有的风味冲击力,简直沁人心脾!这两天,江南草长莺飞,橘子花快开了。真盼望再回衢州,去闻一闻橘子花的芳菲。


(作者:萧绍)

(作者单位:《浙江粮食经济》编辑部)


责任编辑:高强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