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投稿专区| 加入收藏| 注册会员|
热门搜索:小麦粮食视频

提示

您还未开通数字报,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

柿花静静开

2020/4/27 9:44:07粮油市场报网收藏

每到清明,我都会取出特意冷藏在冰箱里的几枚柿饼,供奉在德叔的墓碑前。


前年春节刚过,德叔因病去世。遵照他的遗嘱,家人仅通知了直系亲属,婉拒了乡邻,没有葬仪,没有宴请,只举行了一个再也不能简单的追思会,火化后骨灰安葬在老柿园。德叔就这么安静地走了。


德叔是一个勤奋好学、心怀抱负的人。因为家庭成分的缘故,没有迈入大学的门,但他没有因此而抱怨。上世纪90年代起,家乡的农民大力发展果业生产,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人人脸上挂满了喜悦和幸福。德叔家也栽种了几亩苹果树,由于管护有方,他家的苹果总比邻里每斤多卖一毛多钱,成为十里八乡妇孺皆知的能人。


记得有一天,我闲暇无事转悠到德叔家。德叔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面前的饭桌上堆满了书和本子。“德叔,你搞啥科研发明哩?”看见我,德叔显得很兴奋:“我贤侄是文人,叔有个事正要请你帮忙哩。”德叔边说边把书和本子大致拾掇了一下,“看书时间长了,头闷,咱俩去老柿园,那里空气清新”。


德叔所说的老柿园在村东头的一个土埝上面,那是一片凹凸不平、满地石砾的田块,无法种庄稼,不知是那年,也不知是谁在这里栽了二十几棵柿子树,乡亲们故称此处为老柿园。


爬上土埝,只见一棵棵高大粗壮的柿子树傲然伫立,黑褐色的树干裹着粗糙的树皮,显得越发苍劲有力。粗细长短不一的树枝伸向四方、插入天空,郁郁葱茏的绿叶笼罩其上,似一把遮天蔽日的大伞。最奇特的要数柿子花了。走近柿子树,绿油油的柿叶下掩藏着一朵朵淡黄色、直径约三厘米大小的柿子花,弯垂在枝杈间。每朵柿子花分为四瓣,每个花瓣上长着柔柔的绒毛,呈四方形向外蜷曲。柿子花花期仅有10天左右,花刚一凋谢,紧接着就会长出青绿色的指甲盖大小的柿子。


德叔曾说起过,他喜欢各种花儿,尤其是那些开花后就结果的花儿,要说最爱就是柿子花了,因为它美而不艳、矜而不争、实而不虚。


我和德叔坐在一棵柿子树下。“贤侄,叔一直觉得咱富平柿子是个好东西,做好了市场前景一定会很广阔,也会给乡亲们带来丰厚的收入,所以我用了近一年时间,把有关咱富平柿子的资料查阅整理了一下,有了一个初步想法,想给县果业协会和政府写个关于发展柿子产业的建议。你知道,叔干具体事儿没问题,写文章可是个门外汉,这次就拜托你了。”通过翻阅德叔整理的资料,我对富平柿子和富平柿饼的前世今生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早在汉初富平就有栽培柿子树的习惯,此后生息繁衍,千载不绝,被称为“中国柿乡”。我的家乡———曹村镇更是处于优生区核心地带,所产柿子个大、色红、味甜、无核。富平柿饼是以本地生产的传统名优柿子品种“富平尖柿”为原料,经多道工序精细制作而成,具有质润如脂、肉韧如膏、甜香爽口、浓霜沁脾的特点。明清两代,曾作为贡品入朝,上世纪80年代,还走上国宴招待外国元首,近几年远销日本、韩国等地,被列为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自那以后月余,县上成立了由县政府领导任组长的专门机构,负责柿子产业发展壮大工作,德叔被聘请为技术组特邀专家。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经过几年不懈努力,富平的柿子产业得到了飞跃发展,以柿子为主导的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旅游观光基地、农家乐等新业态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柿农的收入节节攀升,德叔也屡受表彰和奖励,深受乡亲们的敬重。


为表贺意,我再次来到德叔家。“得是找你德叔哩?”婶子见我,笑吟吟地说:“你德叔把所有官衔都辞掉了,现在一门心思搞技术哩,兴致高得很。今早上天刚亮就去黑娃家柿子园了。”来到黑娃家柿子园,在茂密的树林里,不见德叔的身影,我无奈呼喊起来。只见一个面色黝黑、头戴草帽、手持剪刀的农家汉子从树林里钻出来。“贤侄,我也快成柿子花了,把自己藏在柿子树中间,要见我还要找哩,你看势大不?哈哈哈。”德叔接着说:“是你帮助叔完成了一生最大的心愿,栽种柿子树、制作柿饼在我们这代人手里没有失传,还成了乡亲们致富奔小康的宝贝了。叔现在啥都不想,只想静下心来帮助乡亲们把柿子树养好,把柿饼做好,让大家多挣钱就够了!”沟沟坎坎里,梁梁峁峁上,一朵朵淡淡的柿子花,在静悄悄地绽放,它们是柿农们满满的希望和甜蜜!


作者:陈文奇

作者单位:陕西省富平县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责任编辑:高强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

回复
添加评论